第453章大结局下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御宠萌妃:召唤妖孽毒王| 作者:夏霁月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宁卿卿寻到景铄的时候,景铄正在霁月峰顶焚香煮茶,叶初舞则立在他的身边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“九汐,你来了,是考虑好了准备跟我回魔界了么?”景铄仰头将手中的茶盏一饮而尽,温柔的看向宁卿卿,却引得宁卿卿直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今日一战必不可少,我不会与你回魔界的!”宁卿卿冷笑一声,扬手就将九瓣莲花招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?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升了灵帝,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,真不愧是我选中的人。”景铄眼中带了喜色,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凤非白上前一步,将宁卿卿护在身后。景铄看向宁卿卿的目光,真让他作呕。

    景铄淡淡的瞥了一眼凤非白,冷哼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算东西,你是个东西。”凤非白薄唇微动,一句骂人的话说完之后,眼眸之中凌寒一片,飞身跃起在半空中起手招出一团紫色的火焰,向着景铄的方向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跃然而起,只见先前所在的茶台早已化为了灰烬,微风出来,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景铄斜睨了一眼凤非白,双臂扬起,便见须臾之间身后黑气涌动,一阵迷雾翻卷而来。

    只见景铄阴狠的一笑,伴随着周围山崩石裂的声音,数百道黑色的光柱拔地而起,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朝着凤非白的方向攻去,

    “御!”宁卿卿冷喝一声,只见手中的九瓣莲花缓缓的升起,银色的光华铺撒开来,很快便在以凤非白为中心的众人身边形成了一道保护罩,黑气撞上去都被尽数化解。

    景铄墨瞳一深,继续催动灵力,浑身一震,那数不尽的黑气疾风而出,更为迅猛的朝着凤非白跟宁卿卿的方向攻去,他想要的东西,那无论是谁也别想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不好,防御很快就要被攻破了。”宁卿卿咬牙道,趁着防御未破,起手便给众人套上了防御跟加速,在防御罩被攻破之前起身跳出,很是灵巧的躲开了几道黑色光柱。

    脚下还未落稳,却见叶初舞携着她的赤炎断尘破风而来,就像一道火红的攻击从天而降,那气势像是要将宁卿卿狠狠的斩与刀下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要把你带回魔界,却没说是带人还是带尸体!”叶初舞这一剑扑了空,毫不给宁卿卿喘息机会的连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命只能我说了算!”宁卿卿银牙紧咬,这个蠢妹子,真是昏了头。

    宁卿卿轻巧的跳开,与叶初舞保持了距离之后召出七弦琴,催动了半月琴刃攻,那半月形的琴刃在空中划过一道道银色的弧度,像是受到牵引一般,矛头指向叶初舞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锵锵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响起,叶初舞挥动着赤炎断尘将琴刃尽数斩下,散落了一地,巨剑擎天而出周身像是被烈火包围。

    叶初舞挥舞着巨剑乘风而来,光影闪动,化作一道火红的光影朝着宁卿卿的方向直直追去。

    为了师父,她必须要打败宁卿卿!

    凤非白望了一眼宁卿卿的方向,她像是在逗弄叶初舞一般迟迟不肯出手,也不知道是打了什么主意,微一蹙眉便同云澈一起专心攻向景铄。

    一道道诡异的黑光像是结成了一张铺天的巨网,阵阵的黑气从网中渗出,带着劲风直袭凤非白。

    只见凤非白面色微微一凝,周身散发出了耀目的紫色光芒,凝神成剑,左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把紫色的利剑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凤非白一声怒喝,同云澈两人一起抬手便将巨网斩下,那迎面袭来的黑网须臾之间便化成了黑气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景铄的眼中满是肃杀之气,身上的怒气顺风而上,这临君辞跟云澈的能力竟然是比上一次更加强盛,眼眸微微一暗,催动体内的灵气,毫不示弱的继续攻向凤非白跟云澈。

    声势浩大的黑浪从景铄的身后腾起,气势逼人直冲云霄,压得天空都显得低了下来,本还晴朗的天空也顿时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景铄振臂一挥,便见身后的黑浪铺天盖地的向着凤非白跟云澈的方向倒扣而下,想要将他们湮没在这黑色的巨浪之中。

    看着张牙舞爪的黑雾,景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,今日就让你们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“肉肉,破!”

    宁卿卿手中拎着叶初舞,飞身而来,顺手便将她扔到了凤非白跟云澈的旁边,迅速的催动了九瓣莲花,璇化成千百道的银色的白芒,硬生生的与景铄的黑浪对上,碰撞间磅礴而来的黑浪的气势顿时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肉肉从口中吐出红色的火球,在遇到黑浪之后竟是变成了盾牌一般,抵挡住了它的攻击,被挡住的黑浪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九汐,你竟然如此对我?”景铄的言语中带了怒气,眼眸通红的望向宁卿卿,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负隅顽抗。而且,还找来来仙纱捆,现在绑的是叶初舞,接下来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吧!

    她真的要将自己置于死地么!九汐你好狠的心!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自找的!”宁卿卿冷笑出声,毫不客气的看向景烁这个道貌岸然的自私小人。

    “好!真是好!”

    景烁面带怒容的看向宁卿卿,她竟然是一点情分都不讲么?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这种相处方式真是太适合我们两个了,这是我找到的最合适的办法了,你觉得呢?”宁卿卿冲景烁眨了眨眼,一脸戏谑的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对我无情,可我总还是给你留有余地的,但是要夺走你的人,我却一个也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景铄冷冷一笑,身后的黑气再次聚集起来,随着他的一声怒喝,无数的黑气化作软刃,矛头直指凤非白。

    “小心——”宁卿卿口中惊呼,却见凤非白抬手一挥,无数的紫色火焰犹如一道紫色的屏障将他护在其中,软刃不断的攻击这紫色的屏障,而里面的凤非白却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宁卿卿惊叹的看着凤非白,总以为他是强攻型,却没想到防御体系也是如此的密不可疏。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。”凤非白薄唇轻启,左手上的紫色光芒更加强盛,渐渐形成了一道紫色的光球,随着一声震山的巨响被凤非白打出,还未近到景铄的身前,那紫色的光球便在空中炸裂开来,每一束火焰都像是听到了指令一般齐齐飞向景铄。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”叶初舞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开仙纱捆,却没想到约束越紧。

    在她的视线中,云澈见景铄正直面凤非白的紫火,便召唤出龙源剑,一道道剑雨旋转而去,携着剑破长空的声音袭向景铄的后心。

    像是听见了叶初舞的呼唤一般,景铄四散而去的黑气用肉眼看不见的速度,极为快速的聚拢在了一起,像是一张茧型的网将他包裹在了其中,在火光与剑影中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一番缠斗下来,宁卿卿一行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疲累,宁卿卿给众人套了群体治疗,又继续进入了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景铄见这持续的战斗,对凤非白他们并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,怒从中来,狠声道:“九汐,我再问你最后一遍,你可愿随我会魔界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你再问一万遍,我也给你同一个答案,做梦!”宁卿卿轻哼一声,凌空一个翻转便到了凤非白的身边。

    天真,还想让自己跟他走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景铄连说了三个好字,他这么多年,就为了等待她,岂能接受如今的这个结果!

    仰天一声长啸,左手祭出一柄黑色的长剑便往自己的胸口扎去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叶初舞凄厉的叫声响起,里面全是难以置信跟震惊。

    景铄的行为让宁卿卿的眉心随着蹙到了一起,他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凤非白将宁卿卿揽至身后,沉声道:“他要将这躯体血祭,然后催动阴邪之气,这个招式对于魔族来说都是禁忌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破解的办法么?”宁卿卿白皙的额上渐渐有汗珠渗出。

    “趁他现在阵法还未结起,我们必须想办法近身,将他一击毙命。”凤非白的目光陡然一沉,若是景铄现在将阵法催动成功,不但是他们一个也别想逃出去,就连山下的弟子,也会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景铄的血从心口处汩汩冒出,他的眼睛也像是染了血一般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体中的血像是要蒸发与空气中一般,丝丝缕缕的冒出,与他周身的黑气凝集在一起,往天空之中蒸腾而上。地下也渐渐开始有黑气渗出,与景铄身旁的黑气、血气诡异的融合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景铄,云澈的身体竟然有些兴奋,只觉得浑身有一股起劲在身体之中奔涌,他知道魔王要醒来了,魔王感受到景铄的魔气,已经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云澈斩钉截铁的说道,他现在必须要去对抗景铄,若是他中途变身,那便会让局势更加混乱,只有战斗跟伤痛才能让他维持清醒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有九瓣莲花护体,这事情自然是我去!我不许你涉险。”宁卿卿想要拉住云澈,却是扑了空。

    云澈并没有想要征询他们的意见,将话说完便御剑而起,向着景铄快速攻去。

    现在云澈的体内,两股力量不停的冲撞,让他的瞳色都便的红了几分!

    景铄,今日我便带你一同去黄泉!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啸,只见银色的光辉汇聚在他的掌心形成了一把巨剑。

    此时,景铄的六芒阵已经初见雏形,见景铄靠近,几十道风刃夹杂着劲风朝着云澈骤然而去。

    云澈动作极为飘逸的躲开了密集的风刃攻击,长袍却是被它削去了衣角,双眉不可察的皱起,继续向着景铄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六芒阵跟景铄都在集中攻击着云澈,凤非白修长的手指翻飞,无数紫色的火焰凝集起来,同肉肉的光球一道攻向六芒阵。

    两道光球在靠近六芒阵的一瞬间便炸裂开来,变成一道道的紫色与红色的利刃,旋转着袭向六芒阵后的景铄。

    阵法尚未形成,景铄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刻,没了叶初舞护法这六芒阵更是玄之又玄,凤非白这次的攻击明显的让黑气聚集的速度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宁卿卿转身去将叶初舞拽过来,时刻准备着将仙纱捆掷向景铄,因为照现在来看,景铄这六芒阵很是失算,怕是坚持不了太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随我一起走罢!”

    宁卿卿听见身后的一声怒喝,还未反应过来,一回头只见六芒星缓缓的开始转动。

    每转动一分,就投射出无数的利刃带着强烈的罡风,犹如一道道闪电直袭自己的面门,而盯着六芒星的自己,身体行动开始变得迟缓。

    浑身的毛孔都像是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,冷汗岑然而下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宁卿卿听见一声闷哼,只觉得自己被人护在胸口,但袭击而来的力量,却重重的将两个人狠狠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凤非白——”

    刚才利刃袭来的太快,凤非白想也未向便将宁卿卿护在了身前,虽然挡住了利刃的攻击,但是还是没能完全的抵挡住那太过强硬的罡风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非白安抚的看向宁卿卿,嘴角却有丝丝缕缕的血渗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!”宁卿卿掏出灵药喂给凤非白,同时咬牙祭出白莲便将灵气渡给他,无形的灵气顺着凤非白的灵脉游走,却未持续很久,凤非白却把宁卿卿推开,咬牙站起。

    这一击着实不轻,虽然为伤到要害,但是却很是虚弱了,但是他不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在景铄攻击凤非白的同时,云澈拔剑朝向景铄,直刺他的要害,招式敏捷,一点都不给景铄喘息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凤非白旋身飞起,踏空站在景铄身后,眼眸深红,周身像是点燃了紫色的火焰一般,杀气四溢的看着景铄。

    “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凤非白手中的祭出的剑像是点了火,从剑尖道剑柄全都燃起了紫色的火焰,直接向着景铄的胸前刺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景铄睁大眼睛回身望着凤非白,而凤非白的这一击,六芒星像是碎片一般的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黑气散去,血气也渐渐的沉了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