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混小说网 玄幻魔法 封魔师 第十六章 大结局

第十六章 大结局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封魔师| 作者:左右言它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“你来…”

    夜泽刚想发问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怎么能来到新大陆?他又没有百眼,是如何隔离带的?

    “见到我,你好像不太开心啊。”泽比斯特笑问道:“事情办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,新大陆不会再对我们的大陆构成威胁。”夜泽皱眉问道:“你是怎么过来的?如果你早有来到这里的办法,不会等到现在吧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么,我用心蛊复制过你身上的百眼。”泽比斯特道:“心蛊虽然不能复制百眼的能力,但能让我了解它的构造。通过特别的波动,将隔离带的乱流固定剥离…只要了解这个原理,就算没有办法模仿百眼那种奇妙的方式,但也可以用其他方法达成。”

    夜泽无语的看向泽比斯特,沉默片刻,才由衷感慨道:“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个天才,还是个疯子。”。。

    来到新大陆后,夜泽也逐渐了解了穿越隔离带乱流的原理。利用元力,再结合兽魔的能量冲击,理论上的确可以模仿。

    但夜泽了解,不代表也不敢那么做。

    百眼自带导航装置,不会迷失方向。如果仅凭个人能力进入,剥离乱流的难度的一方面,连方向都很难确定。除了实力,还需要一定的运气。万一偏离,很可能迷失在乱流当中。到那时就真的是生不如死,不死之身就将成为最大的梦魇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竟然那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为什么来这里?”夜泽可不认为泽比斯特只是为了监视自己才涉险来此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放心,来看看你的劳动成果。”泽比斯特给出了夜泽最不相信的答案。

    没等夜泽撇嘴,泽比斯特继续幽幽道:“而事实证明,我也是来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完成了诺言,他们已经没了穿越隔离带的办法。”夜泽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叹道:“或许。现在他们是没有了。但是不代表以后没有。你别忘了,我们的约定是解决所有的后患。可现在看来,依然是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夜泽沉声道:“难道你真想毁了这片大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,我没那么残暴。”泽比斯特轻轻一笑:“我只是想让两片大陆处在同一层次。一群只会挥舞大刀长矛的家伙,才真正不会带来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夜泽的肌肉不由得绷紧。听到这番话,他哪里还听不出泽比斯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紧张。”泽比斯特眼神变的微妙起来:“我只想他们稍微领略下黑暗时代的痛楚。只是一点点…”

    “我高估你了。”夜泽体表元力鼓荡:“我不会让你那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高估了自己…”泽比斯特看了一眼夜泽:“你以为能阻止我吗?”

    “s虽然大多数兽魔都是王级,但我也是帝皇!”夜泽目光灼灼的看着泽比斯特:“同样的元力层次,同样的不死之身。我打不赢你,但你也赢不了我!”

    “同样的层次?”泽比斯特眨了眨眼,突然纵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笑的很夸张,前俯后仰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夜泽冷冷的看着。

    在兽魔界的时候泽比斯特就弄个大火球糊弄事儿,现在又妆模作样,夜泽才不会信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的笑声渐渐收敛。神情也变的肃然起来:“我当年所创封魔术,共九道封印,也分别对应九个不同的元力层次。帝皇,只是第八层!”

    夜泽眉头一跳,口中依然淡定的说道:“你也说了是你所创。或许真的有更高的层次,但你未必能达到。否则的话,在兽魔界你也不会处处畏首畏尾,拿一群帝皇级兽魔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件事吧…”泽比斯特的衣服鼓荡起来。紫se的元力翻腾不息:“我在兽魔界之所以会封印自己的力量,一个是为了维持兽魔界的稳定。再者就是。兽魔界本就是一个封印之地。即便突破帝皇的层次,也会受结界所限,能量被禁锢。但是离开兽魔界…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,以泽比斯特为中心,猛然挡开一圈气流,大海都被挤出一个直径千余米的圆形凹陷。与此同时。一股黑白相间的元力波动从泽比斯特体表翻腾开来。

    “超越帝皇的力量无!”在夜泽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下,泽比斯特的幽幽道:“无人无魔,无命无契…封魔师,兽魔,命元。契约…一切皆无…

    唯一有的,是力量!压倒一起的力量!”

    泽比斯特攥了攥拳头,黑红电芒闪烁,看向夜泽:“只有不死之身的拥有者,才能掌握这种力量。但现在的你,还不够格!”

    “水儿,对不起。”夜泽回头道:“你能先闭一下眼睛吗?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水儿都没有说话,眼中一直带着浓浓的忧se。可夜泽一开口,水儿眼中的忧se瞬间就不见了。有的,只有信赖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我等太久。”水儿轻轻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会很快的。”夜泽手掌虚抬,一股紫se元力将水儿包裹。随即雪花飞舞,形成了一个冰棺,将水儿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抬掌一推,冰棺she向大海远处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静静的看着夜泽做完这一切,轻笑道:“那个丫头这么信你,是因为你的不死之身吧?看来,你们都不了解‘无’的力量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夜泽淡淡的打断泽比斯特:“一切皆无,不死之身也包括在内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泽比斯特微微一笑:“我是个仁慈的人。你死了,我会把你的水儿送回大陆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。”夜泽也笑了:“我会赢!”

    白芒闪动,夜泽的左右手,分别探出刀牙的雪亮刀锋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话,没有食言过。以前不会,现在也不会…”夜泽抖了抖刀牙。向泽比斯特一呲牙:“我的对手,很少有比自己弱的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。”泽比斯特手指抖动,一根根白se的丝线在指间闪动:“我的对手,很少有比自己强的时候…”

    空气炸响,夜泽足底猛然爆开一团气流。

    铮的一声,刀牙和泽比斯特手中的丝线抵在一处。而泽比斯特。只用了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很擅长近战么?”泽比斯特笑了下:“但不该离我这么近呢…”

    泽比斯特食指处的丝线将刀牙紧紧缠住,其余手指大动,一圈圈的丝线奔夜泽缠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夜泽手腕一抖,刀牙锻炼,身体猛然爆退而回。

    “太久没和人交手了。”泽比斯特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以前,你可是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赤吼!”夜泽毫不理会,手腕一抖,赤芒激she而出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手指抖动,在面前织出一张光网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。赤吼陷入光网之中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抬了下眼皮:“我的光蚕和赤吼是同样属xing,你…?”

    泽比斯特突然语气一顿,哑然的看向夜泽。

    夜泽左手烈焰升腾,右手樱雪寒气飞舞。

    见泽比斯特看来,左右手同时抖动,一热一冷两道气流猛然环绕在一起,交相呼应。直奔泽比斯特而去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身体闪动,瞬间拔高。躲过了夜泽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你悟到了很多,但还不够。”泽比斯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够了。”夜泽足底气流喷涌,口中淡淡道:“刚才我用的兽魔都是王级。如果按照一般的兽魔等级压制,连超两个阶位的你根本都不用理会。可是你却好像有些忌惮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我想,无级的强大,或许只体现在进攻方面。

    无。意味着舍弃了一切。你的防御力,或许连一个低级封魔师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但有一点猜错了。”泽比斯特欣赏的看着夜泽,道:“的确,我现在的防御力别说封魔师。就算是普通人都不如。但没有防御,不代表惧怕你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躲!”夜泽手腕一抖,两道气刃she出。

    泽比斯特稍微偏了下身子,气刃从手臂划过。

    呲的一声,泽比斯特的衣袖掉落,可手臂好像空气一样,气刃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夜泽一愣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,这就是‘无’的力量。”泽比斯特轻轻道:“我没有防御力,但也无视你的攻击。不想被你碰到,只是不想损坏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你打完了,该我了。”
<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